厦门商标网  优乐彩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动态

浅谈“老干妈”驰名商标的一起淡化式侵权诉讼案

2018-11-27 15:27:21 厦门商标网 优乐彩 阅读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驰名商标的淡化式侵权问题,很多时候我们都觉得驰名商标是距离我们很遥远的事情,那我们就来谈谈身边的驰名商标。


“老干妈”我们很多“无辣不欢”的吃货胖友们的必备良品,炒菜时候加一点,火锅时候来一点,但大家又是否知道我们天天挂在嘴边的“老干妈”其实也是驰名商标,前阵子原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贵阳老干妈公司)诉被告贵州永红食品有限公司(简称贵州永红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刚刚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



原告贵阳老干妈公司成立于1997年10月5日,其经营范围为风味食品系列,豆豉,豆腐乳,火锅底料,经营本企业自产的粮油食品的出口业务、蔬菜制品、辣椒制品的生产、销售。公司自成立以来,经营状况良好,屡获新闻报道赞誉,在2012年-2015年期间,公司累计销售“老干妈”牌油制辣椒产品9351.69万件,实现不含税销售收入超过110亿元,曾获得诸如“贵州省名牌产品”、“贵阳市非公有制经济明星企业”、“全国重质量、守信誉诚信联盟单位”等多项荣誉证书,并获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等行业协会证明该企业在全国油制辣椒行业中居领先地位。同时,贵阳老干妈公司还重视对经营品牌的广告投入和商标维权,2012年-2015年期间,贵阳老干妈公司累计投入广告宣传费858.22万元,还曾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列入“百家打假维权网络企业”。


涉案商标第2021191号“老干妈”商标,该商标为“老干妈”三个汉字,其商标注册人为贵阳老干妈公司,于2003年5月21日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豆豉、辣椒酱(调味)、炸辣椒油等商品,经续展,涉案商标有效期至2023年5月20日止。


此外,原告贵阳老干妈公司还拥有注册号为1381611号的“老干妈及图”商标,于2000年4月7日核准注册,该商标汉字部分与涉案商标相同,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豆豉、油辣椒(调味品)、酱辣椒(调味品)、火锅调料(调味品)等商品,经续展,该商标有效期至2020年4月6日。


涉案第2021191号“老干妈”商标曾在2011年、2014年、2015年、2016年多次被商标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和法院认定为驰名商标。

    


被告贵州永红公司最初成立于1984年,是贵州省内一家牛肉制品生产企业,其产品包括牛肉干、牛肉松、牛肉棒等。贵州永红公司拥有第4686272号、第10781638号、第3550793号、第5853924号的“牛头牌及图”系列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29类牛肉食品。“牛头牌及图”商标曾在2010年被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




贵州永红公司自2014年开始购入贵阳老干妈公司生产的“老干妈”牌豆豉作为调料生产涉案产品,涉案产品包装的正面上部标有被告贵州永红公司所拥有的“牛头牌及图”商标,中部印有“老干妈味”字样;包装背面标有涉案产品品名为“老干妈味牛肉棒”,注明配料有牛肉、豆豉、鱼露等,还写明了涉案产品的制造商是贵州永红食品有限公司,地址是贵州省惠水县永红绿色食品工业园。贵州永红公司生产的牛肉棒除了涉案产品中标明的“老干妈味”,还有“原味”、“麻辣”、“香辣”、“黑胡椒”等其他产品。


本案的诉讼争议焦点为:一、涉案第2021191号“老干妈”商标是否应该被认定为驰名商标;二、涉案产品是否侵害了原告贵阳老干妈公司享有的商标专用权;三、被告贵州永红公司的涉案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一、涉案商标是否应该被认定为驰名商标

案原告所有拥有的第1381611号的“老干妈及图”商标与涉案第2021191号“老干妈”文字商标在豆豉、辣椒酱、炸辣椒油等商品上使用的时间历史悠久,在国内消费者中拥有很高知名度,相关公众对“老干妈”品牌的知晓程度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涉案商标属于在中国境内为社会公众广为知晓的商标。此外,根据原告贵阳老干妈公司提供广告投入和宣传,以及涉案商标曾多次被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和法院在个案中认定为驰名商标,在本案中应当被认定为驰名商标。



二、涉案产品是否侵害了原告贵阳老干妈公司享有的商标专用权

被告贵州永红公司则认为涉案产品包装的正前方上半部分使用的是自己的注册商标,而“老干妈味”则位于商标下方,字体偏小,从整体包装来看,普通消费者施加一般注意力即可辨别出此牛肉棒产品的商标是“牛头牌”,而非“老干妈味”,消费者不会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与误认,贵州永红公司主观并无攀附原告涉案商标的意图,消费者在购买涉案产品时施加一般注意力即可分辨,不会对涉案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但是,在同一种商品上已使用自己的注册商标来区分商品来源,并不能当然否定其在该商品上对他人的驰名商标的广告性商标使用行为的定性。本案涉案商标为驰名商标,由于驰名商标本身的良好声誉,除了具备普通商标的识别功能,还具有广告功能,因此,其禁用权的边界大于专用权,还具有禁止他人淡化式使用该商标的行为意义,被告贵州永红公司将“老干妈味”作为一种口味,有可能导致涉案驰名商标的显著性减弱,弱化涉案驰名商标与原告贵阳老干妈公司的唯一对应关系,甚至会导致其名称通用化。因此,被告贵州永红公司标注“老干妈味”字样的行为构成对涉案商标的广告性商标使用。为了避免涉案驰名商标“老干妈”最后淡化为一种通用的口味描述性词汇,有必要在本案中对该驰名商标作出反淡化保护,根据商标法第十三条、驰名商标司法解释第九条第二款规定,被告贵州永红公司的生产、销售行为,侵犯了原告贵阳老干妈公司所拥有的涉案商标专用权和禁用权。


三、被告贵州永红公司的涉案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原告贵阳老干妈公司诉称,被告贵州永红公司在其销售的牛肉棒产品上标注“老干妈味”字样的行为属于搭便车行为,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的诚实信用原则及公认的商业道德,构成不正当竞争。涉案产品牛肉棒在国际分类表中属于第29类商品,而原告贵阳老干妈公司的主营商品是豆豉、辣椒油等调味品,在国际分类表中属于第30类商品。可见,原告贵阳老干妈公司和被告贵州永红公司不属于市场竞争关系,因此,不能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被告贵州永红公司的涉案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在小编看来,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赋予了驰名商标以跨类保护。普通商标与驰名商标发挥的商标功能的广度与深度不同,导致二者所具有的商标专用权与禁用权范围有别,进而针对二者的侵权后果会有所不同,对于普通商标,着重在于破坏商标权人禁止混淆商品来源的权利,是以“混淆商品来源”为后果对商标专用权的侵犯,即混淆式侵权;而对于驰名商标还存在另一种情形,更着重在于破坏商标权人禁止淡化商标显著性的权利,是以“淡化商标显著性”为后果对驰名商标专用权的侵犯,即淡化式侵权。例如此次案例中,虽然被告并没有在商标的识别性上造成对原告的商标侵权,但是却在对于原告的驰名商标上造成了“淡化式侵权”,随着经济发展和实践积累,驰名商标侵权的前提条件不再仅仅是识别性商标使用行为,还包括了广告性商标使用行为,两者区别主要体现在:在识别性商标使用行为中,被诉侵权人是将权利人的商标当作“识别标识”来使用,目的是使消费者对来源产生混淆,属于混淆式侵权;而在广告性商标使用行为中,被诉侵权人并没有把权利人的驰名商标当作识别标识使用,而是将其用于包装、宣传中,起到广告作用,甚至被诉侵权人在其商品或服务中还标注了自己的商标以表明其正确来源,后果在于淡化驰名商标的显著性,属于淡化式侵权。在未来的商标之战中,也许这更是引人思考的一个话题。



Powered by MetInfo 6.0.0 ©2008-2019 www.metinfo.cn